“有一只异变体刚才被人干掉了。”

两男一女围坐在一件小屋子里,原本紧闭着双眼的女子忽然间睁开了眼睛,“这个城市果然不同寻常。”

异变体的性能要远远高于普通的个体,它们不但能完免疫圣水,而且还对银质武器也有着惊人的抗性,在这之上,更是同时融合了包括吸血鬼、狼人在内的共计十几种生物基因序列中的优点而创造出的完美的生物。

这是格尔特制药在过去十年间最具突破性的研究,而当某一个个体能够完融合了十几种基因序列之后,它们便被统称为异变体,不再仅仅局限于原本的名词。

只不过就算是对拥有强大身体素质的怪物们而言,实验的死亡率也高达了九成,能够挺过实验的个体凤毛麟角。

“我去一趟吧。”

腰间佩戴着长刀的男子起身,默默地朝门口走去,“把最后的影像传送给我。”

“那我就去另一边。”

满脸沧桑的男子紧随其后,“毕竟按照始祖制定的计划,这次可不能放任那些人离开。”

在天灾们未来的版图中,任地狱和这个国度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此刻苏文召集而来的,就是他们计划中遭遇的第一个绊脚石。

……………………

17:21分,闭门会现场已经笼罩在了火警的警报声中。

甜美冬日漂亮美眉户外沁人心脾写真

这坏事了。

安铃制作好药剂都已经17点整了,就算顾云一路闯了十六个红绿到冲到了这里,也足足迟到了二十多分钟。

闭门会早就开始了,这二十分钟的时间没准所有人都被易形怪给替换了,他们说不定现在正是一群易形怪待在会议室里畅谈人生和理想呢。

他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大楼,门口的保安却并未阻挠他,反而没头没脑说了一句“你来的正好,监控室那边失控了”。

顾云下意识地就把这两个保安当成了基金会的雇员。

而这两个保安也下意识地把顾云当成了……队长。

“哎,你等等啊!”

眼见着电梯门马上就要关闭了,顾云三步并两步地跑了过去,一把挡在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上。

电梯内只有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脸上布满了斑驳的伤痕,他对方一身黑衣,背后还背着一把银质长剑。

这是自己人啊。

顾云最近也算是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沧桑男子猎魔人的身份,而他刚好又摁下了会议室所在的楼层。

只是不知为何,他一进门猎魔人便投来了嫌恶的眼神。

哦,对。

这人一定是在嫌弃他迟到了。

顾云想起以前上班迟到时,工头也会露出和猎魔人类似的眼神。

“这也是事出有因,我也尽力赶过来了……如何?这里的战局怎么样了?”

跳过无足轻重的互相嫌弃,直奔主题,这是顾云从安铃那里学习到的交流技巧——作为曾经多次上班迟到的员工,安铃在这方面的经验是大师级的。

“为什么你不管好自己的事?”

“我们不是同事么?”

“同事?”

猎魔人挑了挑眉,冷笑一声,“我们或许勉强能算得上的同事,不过你还没有和我平等交流的资格。”

这个人态度傲慢,难以交流。

和安铃提到的秃顶部门领导有的一比,她提到的那个惹人厌的领导就大行官僚主义,对其他人颐指气使,十分气人。

安铃还说过,面对这种领导病严重的人士,就要采取怀柔的态度。

“我只是个新来的,还没搞清楚状况,不知长官你有什么具体指示?”

这一声长官似乎是叫到了猎魔人的心坎里,他的表情终于有所缓和,说道,“这栋大楼里混进来了几只小老鼠,你如果实在无事可做,就去把他们找出来吧。”

是了,这看起来就像是狠角色的猎魔人,果然也是为了易形怪而来。

说不定他还是凯特-金的同事呢。

“我也正有此意。”

“那你还愣着做什么?”

“其实,我已经有了一个确定的人选。”

顾云颇为自信地说道——现在他携带的,是融合理他的血液,由安铃精心调制出的圣油,纯度要比圣水高上好几百倍,如果苏文真的是易形怪,这一泼必然会让他露出马脚来。

“哦?他现在在哪里?”

“实不相瞒,我怀疑那只小老鼠就是苏文,这次的事件都是由他一手策划的——其实那天同学会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了。”

此话一出,电梯隔间内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是谁派来的?”

“没人派我来啊,我这是自发行为,因为这群易形怪已经严重危害到了x市人民的人身安。”

最主要的是,这群怪物直接使得妹妹上学的道路变得危险重重。

一想到连公交车司机都有可能是易形怪伪装的,他又怎么可能安心地待在家里?

“对了,你是猎魔人吧。”

“马法尔-贝尔蒙特,这是‘我’的名字。”

“知道了……言归正传,一会计划是这样的,我们突入会议室之后,你负责在前面吸引苏文的注意力,我则趁其不备将这一瓶圣油都泼在他脸上——这些圣油十分珍贵,万一泼歪了就麻烦了。”

“这就是你的计划?”

“保证万无一失!”

顾云自信的表情,让“马法尔-贝尔蒙特”有些迷惑。

因为眼前的青年看起来就如同空有一腔热血,一拍脑门就跑来除灵的中二青年,他甚至都算不上什么专业人士,因为任何“业内人士”在听到了马法尔-贝尔蒙特这个名字时都不可能毫无反应。

“马法尔-贝尔蒙特”一脸阴郁。

他刚才差一点,就把这个中二青年当成某一个异变体了。

毕竟任何头脑正常的除灵师或者猎魔人都不可能大摇大摆地冲进敌人的大本营,这份临危不乱的气魄,以及在敌人大本营逮住个人就闲聊的架势……

看起来简直就和自己人一样!

“马法尔”心中跌宕万分,万一被一个普通市民给骗了,那将会是何等的耻辱!

电梯的门开了。

“那么,就按照你的计划实施吧。”

“好的,这附近可能还有别的易形怪,一会儿行动起来要轻手轻脚一些啊。”

“放心吧。”

待顾云向前走出一步,“马法尔”高高举起了银质长剑——“你已经没有‘一会儿’的机会了。”